結束了德國打工度假的生活後,我回台灣待了三個月,準備再一次的啟程,開啟我的博士學位生涯。

這個決定可以說是艱難異常,畢竟博士學位是在時間的堆砌下才能完成的,對於邁入30大關的我,時間可以說是我最寶貴的東西了。因為沒有過比較,雖然我覺得我的申請過程冗長而且不太順利,在其中我當然學到了很多,同時當然也失去了一些東西,但是我只想感謝這條路上所有幫助過我的朋友及師長。

就這樣,我來到了波昂大學 (Universität Bonn)。

幸或不幸,回台灣申請簽證的這一段期間,我很順利的聯絡上了準備返鄉一陣子的對岸同胞,數次Email來往下,約定了承租的期間與租金。我心中其實很忐忑,比起要來打工度假的期待與雀躍,剩下的只有猶疑不定 (當然也跟申請途中發生的諸多所是有關),一方面我心理叨叨念念的那個人來自這個遙遠的國度,另一方面是我親愛的家人們與可愛的朋友們,以及我的故鄉。

曾經看過一篇文篇說:『見面,不是見一面多一面,而是見一面少一面』,我就開始認真的思考出走的意義。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