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地凍天寒的冬天把一身骨頭全給凍住了,不但發懶,還一個勁的往上疊脂肪層,厚的像一層羽絨外套,把自己給裹得暖呼呼的;等到百花鳥語稍來春天的信息,還以為抖一抖身體便可以像動物脫毛或鳥類褪羽那樣輕鬆擺脫這層油膩膩軟呼呼的天然發熱衣,孰不知,悲劇才要剛剛上演...

開始試著踏進健身房也是在朋友的引介下半推半就,不外乎就是因為感覺自己會是裡頭唯一或唯二的亞洲面孔,其實後來事實證明也是這樣。第一天免費體驗後,我本來都已經推拖拉的委婉拒絕後續的入會推銷,然後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就在踏出健身房前的一分鐘,我突然告訴朋友:「我決定加入。」,那個本來已經放棄說服我的工作人員欣喜的咧開了嘴,雖然我仍感覺忐忑不安,但仍立馬把合約給簽了。(加入的一個原因其實也是發現健身房有一班直達辦公室的公車,覺得比較方便)

加入健身房的會員後,我像打了雞血一般,開始用一種超乎自己想像的熱情跑健身房,本來我的計畫是一星期運動三次,每次先熱身10分鐘,再重訓約30分鐘,再cool down 15分鐘,我就可以滾回家休息了,現在經常是我一有空我就想往健身房跑,今天去重訓,那明天就去跑跑步機,後天再去重訓;然後這次跑2公里,下次跑2.5公里,下下次跑3公里這樣。(忍不住想要抱怨,在這邊的健身房,裡頭的妹子柳腰翹臀大奶就算了,連每個猛男胸肌都要練得比我的咪咪還大。)

三月底調整成夏日時制後,白天咻一下的變成好長,我的心在此刻又變得年輕、熱血沸騰;在上週天氣回暖後,我開始騎腳踏車往返辦公室,早上是約3公里前往辦公室的車程,通常下午工作結束後,我會踩腳踏車前往距離約1.5公里左右的健身房,運動完後,再騎約4公里的鄉間小道回家。

文章標籤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德國因為語言的問題常常吃虧,每一次吃虧都讓我有一股想讓德文變更強的衝動,這種虧我想到了一個趣稱,就叫它「啞巴虧」。當然因為這種文化差異,也偶爾鬧出不少笑話來。

由於今天實在太氣了,但又不想壞了自己一整天的心情,於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今天中午吃了一肚子氣的「啞巴虧」。

中午照例一個人去學生餐廳用餐,拿好菜後在櫃檯等結帳,在我前一個結帳的人拿了一張結帳人員不理解的餐券給她,這麼耗了一會兒,才輪到我結帳,結完帳我發現怎麼我卡片結餘只剩1塊多,而我進餐廳時查詢明明就有9塊多,我馬上跟那位結帳人員反應,她卻不斷的用德語告訴我我點的餐總共是2塊多沒有錯(而且很賤的馬上把前幾張收據揉掉),我說但是我之前還有9塊多,現在怎麼會只剩下1塊。雖然不太想用太難聽的字眼罵她,但是她就是無線跳針的告訴我我的餐點總共是2塊多,後來看在後頭長長的等待結帳人龍,我生氣的屈服了。(唉!)

最後只能安慰自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是我最近走失的馬也多的有點太誇張了吧!家電網路什麼的壞的壞、一趟倫敦行信用卡被盜刷兩千美金,想想這些都一一處理完畢,怎能又讓區區幾歐元的損失壞了春天帶給我的美好?

我總是告訴自己,傷心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所以我不要揪著自己的心、等著那個不值得的人過日子。但是,幾個晚上,守不住的眼淚還是從眼眶裡大顆大顆的滑出,心痛的感覺就像是有人拿了一把小鎚子在我的玻璃心上一個勁的鑿著,一陣一陣,忽急忽緩,直到睡意悄悄襲來,枕著淚濕了的枕頭沉沉睡去。隔天早上,浮腫的雙眼還不忘記要提醒妳、嘲笑妳,醜醜的、多麼脆弱的、不堪一擊的自己。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可能是我預見過的最好的那個人了。那如果,我再也找不到像他條件那麼好的人了,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曾經把我困在感情的囹圄裡許久。因為真的太害怕放開手,那個達標90%的人就會在生命裡消失,讓我委曲求全的忍受著那應該是對一段感情來說最重要的一部分-愛情,卻少得可憐的只剩下10%。

後來我發現,委屈並不能求全,而那剩下的10%也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殆盡。如果一個女人選擇在一段感情中折磨自己,那她同時也在消耗這段感情的壽命。

我不是那種會去告訴別人「一個人也可以很好」的人,就算我知道我一個人也可以做很多事情,很多事情我就是任性的想要兩個人做,還要一個我想要的人陪我一起做。

人生,是不是總會遇到那一個人,提高妳所有的擇偶標準後,又悄悄的從妳的生命中離開?然後,「擔心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的人」的恐懼把你直往死裡推,讓你作踐自己,最後甚至失去了自尊。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想分享這件事情是因為有一次看到一個同事的室友在我們的學生餐廳吃飯有感而發。

德國的學生餐廳是有三種定價的,在經濟學中我們會把它稱為「差別取價」,分為學生價、員工價以及訪客價。學生價是有註冊學籍的學生們(大學、碩、博士生)所享用的,通常一頓午餐,以我吃得比較少為例,可以在3歐元上下解決,但是同樣的餐點,員工價(行政人員、博士後研究或教職人員)可能為5歐元上下,但是訪客價(非前二者)大概就是7歐元上下了;價差還真的蠻大的吧?

以學生餐廳餐點的難吃程度,正常人應該是會多少加一點價到外頭去用餐的,由於曾去該同事家拜訪過,是故知道其室友年約40出頭,為一已有正當工作的記者;那為什麼我同事的室友會在學生餐廳用午餐呢?

「為什麼你室友要到學生餐廳來吃飯啊?這樣不是很貴嗎?」我從來都管不住自己的嘴。

『噢!不會啦!他目前是學生身分。』

文章標籤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