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總是會有許多的轉折點,過了那個點,也許夢碎了,也許夢醒了,或也許夢圓了。

11760582_10153057738608004_1236444075_o.jpg 

有時候想想,仍會對於落腳在德國的自己的這段際遇,感到相當不可置信;只是因為我在打工度假時遇到的一個人,結果我戀愛了,還開始讀起了博士。

我開始研究一個我完全不熟悉的領域,一開始我感覺非常痛苦,那種痛苦是載浮載沉的掙扎,我怕我得不到獎學金可以繼續完成我的學業,我討厭我現在600公里的遠距離戀情(即便我飛越了超過6000公里來到這裡),還有,我是不太確定自己到底在做甚麼。對於自己身為博士生的這個事實,我經常感到猶豫與不安,縱使別人的眼神裡總是閃爍著羨慕、忌妒或崇拜的光芒。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幸運,或許我太常拿自己的際遇跟比我幸運的人比較,直到我看到比我更需要運氣的人出現。

我一直不是個害怕改變的人,只是改變有時候真的消耗掉我太多的勇氣,讓我在變動後調整的精疲力盡,但是不久後我的確看到改變的力量,而且感覺每一次的改變都讓我朝向我想成為地那個人更接近。

點開大學時期的檔案照片,我總會忍俊不住:「自己的自信哪裡來的.」而就算在家人朋友的不太支持下,我還是依然故我的去縫了雙眼皮、矯正了牙齒,差點差點還要去隆鼻跟削骨。無論如何,做了的或沒有做的,都讓我相當喜歡現在的自己。

我帶著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從大學畢業了,接著我進了銀行,換了跑道進了保險業,我拿過新人獎第一名,但是也像很多從事過保險業務的人一樣,不甚自制,散漫成性,攜帶沒有內容的自滿就想要走向通往成功的大道,賺到一點錢就想要出國旅遊或消費奢侈品。終究,曾經我以短暫的努力累積的榮耀最終在2008金融海嘯中黯然淡去,我也選擇退場。(當然,我當時用的最佳藉口就是:生涯規劃,準備考研究所。)

這次的教訓大概就是讓我突然自覺的奮發向上,以正取第四名登上了研究所的榜單,我那時後以為,我已經拿到一張即將更順利通往職場的門票。

這次的改變,讓我在就讀研究所的過程中,理解到認真學習與取得好成績的重要性。成績好的話,可以順利的申請成交換學生、可以申請獎學金、可以被教授重視、可以讓面試比較順利、可以...,又即便我知道那麼多「可以」,但是畢業跟學位才是凌駕在一切之上吧!研究所同學們的學習表現相去不遠,我的目的在領畢業證書,是故求學期間,我拚了命的兼職,我喜歡賺錢,我也喜歡我的工作,除了必修課之外,我修了幾門不用太費功夫的選修課,寫了一篇不需要太多研究技巧的碩士論文。(畢竟,誰知道我最後會走上了念博士的這條路呢!),那時,「可以」賺錢的事情,才是我的首選啊!

在讀碩士的期間,最沮喪的遭遇就是我沒有申請上交換學生這件事吧!即便與同學的平均分數相距僅有幾分之遙,但是根據排名作為選擇標準的交換資格,讓我就這麼了失了格,我盼啊盼著的歐洲壯遊大夢,就這樣碎在了自己手中。

我從來不知道如果放棄掉一些別人眼中的最的好機會的代價是甚麼,我經常很害怕,是不是我就會錯過了我人生中短短的耀眼的青春,但是我真的太想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太想要去多看看這個世界,看看它跟我原本的世界有甚麼不一樣。碩士快畢業的時候,我母親剛好有一些再不使用掉就要過期的里程,就這樣,我不顧我父親苦口婆心的叨叨念念我即將錯過畢業生的最佳求職時機,飛向美加,而我也相信,這個決定,直接也間接地導致我落腳再德國的現狀。

在美加待的兩個月內,我花光了碩士期間打工所賺的積蓄,我認識了一些間接地改變了我的一生的人,而且很大一部分的一段時間,我揹著一個被包獨自旅行,加拿大溫哥華讓我看見了世界最美麗的一角,那太過華麗的洛磯山脈。我在美國拜訪的朋友夫妻是一對優秀的博士生,其周遭的數位好友,也都各自在不同領域攻讀博士生,那個時候我都還一直覺得「唸博士」是距離我一件相當遙遠的事情。

接著,我嘗試了前往中國工作,在那樣極端無聊的工作以及生活的環境中,我有了第二次的機會接觸歐洲,這一次我拜訪了一些瑞士以及德國的廠商,隨後不久我結束了在中國六個月的工作,返台後我開始學習德文,認識了一個準備去德國打工度假的同學,直接地導致了我申請德國打工度假簽證,再次踏上德國土地,並在無意識中與德國緊密結合。

12113495_475541719296191_1850623502059527268_o.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