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書、很多事、很多人影響而且成就了現在的我,我從來不是素食主義者,我尊重吃素的朋友,但是我非常厭倦吃素的人把我們這件葷食者扣上一個大開殺戒的大帽子,我覺得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我們尊重彼此就好,幹嘛還伸過手來對我比手畫腳。

因緣際會下,我最近上了一門課,認識了『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這個名詞,很意外的,這門課的內容打動了我,開始讓我感到興趣並關注起這一個議題,也讓我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我願意花多少錢讓我所食用的動物在有生之年可以過上更好、更快樂的生活?」,然後,可能就進入莊子的世界:「那些魚看起來好快樂喔!」,「你不是魚,你怎麼知道魚快樂呢?」,「你不是我,你怎麼不知道我知道魚快樂呢?」的無限循環。

開始上這門課的時候,我想到了最近臉書很夯的小雞議題。動物保護團體公布美國孵蛋場將剛孵出來無法生雞蛋的小公雞直接活活絞死,而多少人知道,多少人知道,多少人關心?而陸續繼許許多多繁殖場、養殖場以許多慘無人道的方式生產我們舌尖上那些美味的食物的影片被公佈後,誰願意暫時停下筷子(在西方可能是放下刀叉),思考一下我們是否願意為了彼此過上更快樂的生活,而多付一點點的錢。而根據最近的新聞報導,德國首先跳出來,決定在2017年開始,以先進的科技在雞蛋受精時進行性別檢測,只讓小母雞孵化,而避免小公雞在孵出後直接面臨被絞死的命運。


其實這些殘忍的繁殖/養殖/屠宰過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的所有的肉類食品中,因為大量生產的成本利潤考量下隨處可見,消費者關心的是便宜/美味/健康的肉品,而養殖過程在整個食品加工產業離最終消費仍然遙遠,是故通常不被重視,直到近年來許多非政府組織(NGOs)的動物保護團體四處奔走,為這些最終將淪為食品的動物們的生命請命,讓牠們至少曾經有尊嚴的、快樂的活著,跟人類重視著每個人活著的權利一樣。即便有一些NGOs極端的認為保護動物福利的最終目標就是全人類都轉變成素食主義者,這樣所有的動物們才能獲得最大利益,我個人並不同意這個觀點,我認為這世界的食物鏈本是如此,人類為了營養的均衡也應該攝取適量的肉類;但是我同意這個世界的人類應該培養同理心來看待這些飼養成為食用肉類來源的動物們,為了讓牠們有個快樂的一生,我們是否也應該做出一點點讓步。

目前學者也仍在討論,因為宣導吃素而導致肉類的需求下滑,自然供給減少,養殖/繁殖場消失,許多動物也就不會出生,那這些因素食主義抬頭而不再有機會出生的動物們,是否也仍放入「動物福利」的探討範圍呢?課堂中也談到另一個較具爭議性的話題:「為了減少這些食用動物們在生病時的痛苦,我們應不應該在正確的時機對牠們施打抗生素?」,從消費者的觀念來看,對動物施打抗生素,有時候就像是在食物裡下毒一樣,是不被消費者所認可的;但是換個角度想想,人類在受病痛所折磨的時候,正確的使用抗生素可以讓我們迅速的康復,並且重拾笑顏。因此,正確且適量的使用抗生素也是應該向消費者宣傳的一個概念,但是很可惜,有時不肖商人在利益導向下,無故且大量濫用生長激素、抗生素,完全不顧動物們及消費者們的安危,這才是政府所更要重視的一環。

在這堂課中,我們從消費者的觀點以及從農夫的觀點去看待「動物福利」這個議題,而且也認識到消費者可以扮演一個怎麼樣的角色。我們身為消費者,絕對不應該坐以待斃,矇著雙眼傻傻地等在供應鏈的末端,傻傻任由不肖商人宰割,而是應該對於我們以及動物們的權利勇敢的站起來發聲。我們怎麼樣可以改變動物們的一聲呢?這邊我想要介紹一個在NGO在澳洲成功的因為行銷下面這個廣告,而讓所有雞農徹底地放棄以狹小擁擠的鐵製雞籠養雞,而讓這些雞隻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雞圈裡奔跑。

如果你在google搜尋「cage chicken farming」,通常可以看到如下怵目驚心的圖片或影片。

Conventional_chicken_hero_0.jpg 

Source: https://www.reddit.com


這個廣告以很簡單的手法拍攝了許多小朋友們對麥當勞大喊:「雞是我們的好朋友,請不要把雞養在小小的籠子裡,請讓牠們在地上跑、快樂地生活吧!」,這個廣告在撥出不久後即受到廣大的消費者們注意,在輿論的壓力下一度被政治力介入要求停播,但是我們要知道,社會公評力的影響會是相當驚人的,在廣告撥出一週後,麥當勞在揹著被萬夫所指的壓力下,很快地宣布他們將不再向以鐵籠養雞的雞農購買雞肉,並給予原供應雞肉的雞農18個月的時間改善養殖環境,此舉當然造成雞農極大的反彈,數度抗議,有趣的是,雞農不滿的不是廣告的發起組織,而是認為麥當勞不應該背棄他們,但是身為麥當勞這樣的指標性企業,消費者的心聲就可以說是利潤的源頭,很快的,其他速食業者如肯德基、漢堡王等等也陸續跟進,當地的動物保護組織在一個小小的廣告效應下,讓消費者意識抬頭,進而成功地改變了整個大環境,也讓澳洲的雞隻們不用終其一生只能擠在擁擠的鐵籠中下蛋、成長,而是在有生之年,可以自由地在雞舍中跳躍走動。


而除了上述的例子外,在課堂中這位加拿大來的教授Prof. Goddard也提到另一個例子,即是墨西哥灣的漁民在過去大量使用會傷害的海豚的流刺網(不是很確定此類漁網的名稱,有錯請不吝指正)捕捉鮪魚,在北美因動物保護意識抬頭下,要求捕撈魚產品必須要貼上「動物友善(Animal friendly)」的標誌,已讓消費者知道自己所食用的漁獲是在以不傷害其他海洋生物如海豚的前提下所捕獲;根據下面Discovery的影片所宣稱,每年死於被鮪魚捕撈船殺害的海豚遠遠多於在自然界中因為獵食、鬥爭而死亡的數目,因為海豚會食用、驅趕漁船所準備的捕撈的鮪魚群,導致漁獲數大減。我們是否該想想,我們對許多漁產品的需求,是否間接地導致了這些海豚的死亡,我們拿著筷子大啖鮪魚生魚片的時候,那些美麗的海中蛟龍也正在漁網中顫抖、垂死的掙扎中。

2dolphinsafe.jpg 

Source: http://www.allaboutwildlife.com/


我們一定不能夠小看我們每一個消費者那股小小的力量,唯有我們團結的站起來,才能夠扳回局面,或許「動物福利」暫時還離我們很遙遠,但是只要我們持續地去關心動物們是否也是快樂的生活著、是不是被違法使用促進生長或者抗病的藥劑、生產者們是不是殘忍地對待這個地球只因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我們就可以改變當前的局勢,而「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不會只是一個空洞的口號,而是讓更多的野生動物在我們共享的地球資源上快樂而且自由地生存著。最近因為工作需要,看了一部如下關於加拿大卑詩省的「北大西洋鮭魚」養殖的紀錄片,紀錄片中清楚地紀錄了我們以為可以彌補過度捕撈而發展的「水產養殖業」,是如何在政府、業者因為利益分配的層層包裝、互相掩護下,深深地影響並且破壞著我們的生態環境,而我們深信不移,認為營養而且健康的鮭魚肉,其實再再充滿危機,紀錄片中甚至前往知名連鎖超市以及壽司餐廳購買多尾整條鮭魚以及點用生鮭魚片壽司,再再都檢驗出生病的鮭魚、以及發病的魚體組織,而這些我們眼中的美食,就一口一口地被不知情的消費者吃下肚。


有時想想,這或許也是為什麼當我在社群網站看到許多食品廠商不公平的對待、隱瞞、欺騙消費者的時候,一定要用力轉貼、努力抵制他們,唯有大家對於食品的安全有共同的標準及目標,才能保護我們自己,由今而後,我也會在努力前進幾步,持續關注這些無論是我們所食用但卻被不人道的對待、又或者是野生但枉死於稀有身體部位被非法交易的動物。但是我們也必須明白,所有我們想得到的回報都需要我們付出時間、金錢、努力等等的代價,而我們現在願意付出多少來換得一個更好的社會、環境、地球?

目前個人對於有機食品以及水產養殖的議題持續關注中,並且希望能繼續有關於水產養殖的研究,希望相關領域的朋友們能多多給予指點與協助,非常感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