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結束兩年九個月的交往關係,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困難的決定。但令我又好氣又好笑的絕對是這個過於理性的傢伙的後續舉動。

在提出分手的那個當下,我完全可以感覺到他的怒氣,在我要求他將我留在他家的東西寄過來給我時,他只回了:「I don't do anything for you.]和「Fuck you.」(其實那個時候我想要回來的東西只有我的書而已)

『Then throw them all.』我就應了這麼一句,便不再理會他後續的幼稚舉動。

隔天上午我看到一通未接來電,是他撥來的,我沒有回電。接著,一個星期過去了,兩年九個月,就只像是一場快雪,天一放晴,連水漬似乎都沒有留下。

另一個攪動我一池春水的德國男人懦弱的決定退出,連原因都沒有留下。然而,彷彿新生的我,留下了一點傷疤,卻沒有多流眼淚,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堅強而美麗,我知道我可以全身而退。

就在一個星期過後的那個星期六上午,我又看見了一通未接來電,是他。我回電了。我們相互的沉默了一會兒,接著有點尷尬的發出乾笑。

他說:「妳怎麼可以用what's app提分手?妳應該要打電話給我的。」『你從不接電話的。』他無語。「那妳可以先what's app說妳想要跟我講電話啊!」『有意義嗎?』

「我想知道妳為什麼要跟我分手。」接著輪到我的沉默。『我要想一下。』「好吧!那妳慢慢想,想完了再跟我說,我要去讀書了。」(這三小回應啊?)

我後來沒有再打電話或者是寫訊息給他,而是手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郵寄給了他。

我曾經覺得分手不需要甚麼理由,只要靜靜地離開,讓時間慢慢地為雙方療傷即可(或許某一方根本不痛不癢?),但是當我想要一個答案卻得不到時,突然間我可以體會到那種痛苦,讓我決定誠實的面對我們變質的感情。

「謝謝妳寫給我的信。我了解妳的想法,但是我不同意妳的說法。(我想現在不是你同不同意的問題吧!德國人先生。)」隔天他就捎來了訊息,但接著而來的訊息是:「我明天要考試,我後天也要考試,然後再過兩天我要飛去保加利亞,在那之前我會打電話給妳。」

有一瞬間,我真的覺得我分手分對了,我在這傢伙心中到底是甚麼地位啊?我曾經還幻想說,或許他考完試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搭火車上來找我,努力的挽回我們這段已經經營了兩年九個月的感情。

德國人,你可以再理性一點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amboo
  • 加油,你所尋找的人正在等著妳:)
  • that person
  • 喬雅我愛你~
  • 你倒底是誰啊?

    鴨子 於 2016/03/14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