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會走到小廚房望向他的辦公室,辦公室的窗向外推開的時候,我知道他在,我不需要見到他,我只需要知道他在裏頭。我們之間的連結比我想像中的脆弱很多,或許是那個時候的我真太脆弱,所以所有的連結都像是用蜘蛛絲構成的,一撥就斷。當我心中已成一攤死水的時候,他是那隻點水的蜻蜓,輕輕地激起春池的漣漪。

我緩緩的吐著絲,小心翼翼的接起兩扇窗戶的連結,小心翼翼的維持通訊軟體不間斷的問候。終究那陣風吹起的落葉剪斷了這條細細的絲,小廚房的窗後不再有人引首張望,通訊軟體的訊息停在那一天不再更新。當我再次堅強以後,心中日益茁壯的女王身影不避諱的嘲笑我鼓起勇氣所得到卑微回應,她驕傲又優雅的拉我起身,為我戴上她的皇冠、披上她的紅絨長袍,賜予她的銀質寶杖,告訴我以後我就是自己的女王。於是,真正的女王創造了自己的王國,他們都得俯首稱臣。

那蠶絲帳後是一張俊美的臉龐,女王的嘴角向上微微揚起,兩具完美交疊的身軀,音樂響起,在女王打造的夢幻樂園中翩翩起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