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偶然看到『求生之路:博士生涯的17条简单生存法则』這篇文章,心有戚戚焉,讓我又忍不住想要動手寫點甚麼了。文章中建議在博士生涯中遇到心情起伏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寫Blog,除了發洩,也可以讓其他和我一樣正在奮鬥的博士生們分享,你們不是孤單一個人的。

有在follow姐的部落格的人都知道,姐讀博的目的有一半是為愛留在德國,另一半是聽我媽說算命的說我會出國讀博士,沒想到一申請真的申請到。姐在2013年持working holiday visa抵德當台勞,到現在2018年仍在寒窗苦讀無人知,五年咻地像一陣風過去,姐在這五年間戀愛得酸甜苦辣、書也讀得甘澀參半,突然間,姐成為了人妻,埋首兩年建構的漁業經濟模型也終於漸漸成形,有了初步結果。如果你真的要問我人生中有甚麼很難的事情,我會告訴你目前我碰到最難的事情大概就是讀這個博士了,因為太難了,我還在手上刺了青以紀念這段折磨我的難忘時光。我想如果你開始讀博士後,你會漸漸明白,讀博士就是比讀耐心的,你所研究或發明的東西在這世界上基本上就算不存在,地球也還是會照樣運行的。姐就是開始讀博士後,把姐的耐心慢慢地讀出來的。

或許我一開始從來沒有抱著拿諾貝爾獎或是未來在大學裡找份工作的想法開始,而且當我開始的時候,都距離我碩士班畢業三年了,我碩士班是讀經濟的,碩士論文是用excel跑了一個超簡單的問卷分析的,讀博僅僅在當時的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所以當我開始在農業經濟理論中鑽研時,我真的甚麼也不懂,很多的英文、很多的數學、很多的名詞,我都不知道,我跟碩士班學生一起修課,他們期待我教他們甚麼,我反而還期待他們告訴我甚麼呢!我記得有一段時間我總是睡得很晚、不願意去辦公室、不知道應該做甚麼,每天很迷茫、惶恐、想要放棄、覺得自己有病。身邊有些同事就真的心理生病了,雖然原因待考,但是博士生無形間產生心理疾病其實並不讓人意外,我看到許多人因為對自己期待甚高、太在意別人眼光、不知道未來在哪,而不願放過自己一馬。

第一年的博士時光算是很愉快,我跟幾個比較外向的同事一起去吃飯、一起去游泳、一起去運動,第二年過半後幾個同事畢業了,我便很少再與其他同事社交,除了一個固定一起畫畫的一位年紀稍長的同事與另外兩位本來就稍有私交的同事,我很明白『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個道理,不論你要說我難相處還是別人不和我胃口,我只能說我不會勉強自己去插嘴沒有興趣的事物與話題,我更無法忍受不停討論工作的社交場合,當然有時候我們也要懂得,世界這麼大,總會隨機出現你覺得討厭跟討厭你的人。念博士的時候更是,總有人會在你耳邊叨叨不停他的N篇論文發表大計畫,或是誰誰誰又是誰誰誰對他的文章多有興趣多有興趣,或是不斷問你準備甚麼時候畢業,或是他把自己逼瘋似地每天向你報告他怎麼又怎麼準備他的演講,又或者他打算使用甚麼聽起來有夠厲害的理論或方法;說真的,一開始這些事情總讓我感到很緊張,似乎這個人才剛進來明年就會有發表再隔年就可以畢業了,而我還在一頭霧水當中,雖然他的目的可能是想要你的崇拜或者你的鼓勵又或者是自己的炫耀,但是最後我決定雖然可能會孤獨一些,但是我寧願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我總是說我非常喜歡現在的辦公室友,原因是我們不太需要對話,基本上我們相當少交流,沒有甚麼共通的話題,也不會刻意找話題,每天除了進辦公室時簡單的打招招呼,其他時間就是默默地做著自己的工作,然後離開。我中午經常一個人去學生餐廳用餐,我個人相當不喜歡與一大群人出去午餐,除了沒有辦法真的專心聽誰在說話外,某些人用餐的速度快得讓我備感壓力,久而久之難免就被人群遺忘,姐難搞的還有,話不投機的人我也會盡量避免共同用餐,以免壞了自己用餐的心情。而我這個辦公室友最妙的是跟我一樣,總是一個人去吃飯,即便我們兩個碰到一起都要去午餐的時刻,我們兩個也會有默契的分開取餐與用餐,以避免無話可說的尷尬時刻(我竟然覺得這樣很貼心是不是有病?)。

說到參加研討會的時候,姐也忍不住要說說自己的社交障礙,說真的,我以前真的不覺得自己是個會有社交障礙的人,但是現在每次去參加研討會,有時候雖然覺得別人的研究主題挺有意思,但是「然後呢?」,應該上去「大濕您好,我是某某大學的的研究生,請受我一拜...」(?),我的研究介於農漁業的小小交集中,跟我重疊的領域或方法本來不多,對於主動去跟未來應該不會有甚麼聯絡的人交換名片還是讓我感到不太舒服。我曾經問過幾個資深同事應該怎麼Networking,沒想到有些資深同事也會有這方面的困擾,後來我發現很厲害的人都不用主動去Networking別人,自然有別人會來Networking你,對於那種在social場合不斷到處裝熟跪舔的人也是有,可惜姐太高傲做不來,不過我覺得參加研討會就當作去認識一些新朋友就好,因為你常去的研討會基本上會碰到的人也就是那一批人,像我這種有臉盲問題的人(不帥的老外的臉都長得一樣啊!),幾次之後還是可以認得一些臉孔的。雖然有時候也會遇到非工作需求上的Networking,不過姐的人妻身分真的只能說聲抱歉了。

至於遇到討厭的同事怎麼辦呢?這個姐其實也非常想要知道,已經上網google了各式方法,卻無法阻止我氾濫成災的厭惡。姐生平最厭惡倚老賣老、自以為是的人,在參加某次的研討會時,某個同事先是行為不適當(在遊覽車上把頭靠在姐的香肩上),接著又言語不適當(姐在跟其他鮮肉聊天時被阻止因為他說他會吃醋),好吧姐也承認的該男除已婚外也完全不是姐的菜,最後姐雖然在趴踢喝吐,但是仍然記得他像一隻大蒼蠅一樣不停在姐身旁嗡嗡轉,把所有想接近姐的小蜜蜂全數驅逐,最後藉著送我回房的名義,賴在姐房裡不走,把我嚇得是花容失色,趕緊call其他同事來救。後來,總是想跟我提當天他如何如何英雄救美,隻身打怪,我卻聽得直直作噁,最後他到處去說嘴的行徑讓我再不能忍,後來直接視而不見。後來他的事事堅持己見,就算是短短coffee break中的幾句閒談,也非得強勢的想要眾人同意他的觀點,是為罪一;整個應該閒聊放鬆的coffee break,總是把德國同事當成免費的德文老師或翻譯機,變成他一個人的德語課時間,是為罪二;老想要灌輸姐一些屁的觀念,更是罪不可赦,竟然告訴姐女人只要溫柔善良就好,努力維持精緻的外表與苗條的身形都不重要,難道姐還要一個男人來教姐怎樣當好一個女人?還敢問姐同不同意?充其量你只能告訴姐怎麼做好研究,其他價值觀人生觀我不需要你來對我指手畫腳。來人啊!拖出去斬了。(好吧!我真的已經避免與其正面交鋒,但是已經到了只聞其聲便恨其人的地步了,還望有人開導姐)

拉哩拉雜的寫了那麼多,怎麼好像新中邪惡的小宇宙熊熊燃燒,有點負面。無論如何,無論未來會走向哪一條康莊大道,我都相信現在的考驗是老天爺鋪好的一條美麗的人生道路,這幾年可以說像是倒吃甘蔗,過去再苦,現在都是滿滿收穫,我不敢說現在所學未來一定能夠學以致用,但是姐可是學會了笑著迎接人生中所有的挑戰。所以在這裡也勉勵即將掉入這個坑的你,跟我一起加油。花或盛開,蝴蝶自來;人或精彩,天自安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