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忙,忙著找錢,從入學以來,從自費半年,再要了半年的獎學金,DAAD跟我開了一個玩笑,不過好在我半年的獎學金快要到期以後,老闆看在我的努力認真奮發向上(?),又再將我的獎學金給延長了一年。

陸陸續續的,一年又飛也似眼見就要過了一半,我的想法雖然一直是幸福就在未來的不遠處,但也算是個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的人,我不知道老闆的心思,但是我知道,雖然上天關上了我的一道門,可能會幫我開另一扇窗;但是,早點找到開窗的方法,還是好的。

所以我年年忙著找獎學金,還有寫研究計畫,每每總寫得長篇大論,慷慨激昂,寫到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就要變成這個世界所有糧食危機的救世主了。

很多時候我很迷惘,我們的工作有點像是: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而且還能頭頭是道的說著天下事,即便我們甚至沒有看過天下的樣子。我們甚至可以對真正站在天下汗滴禾下鋤的人,比手畫腳、頭頭是道告訴他們,我們讀遍的知識強過它拉起衣袖捲起褲管做遍了的知識。

在很多年以後,或許是2年多前走出台灣時,又或許是1年前走入博士班生涯時,我明白了「社會責任]的道理,我們從生而至死,取之於社會,必當還之於社會。

我知道,很難。

現在有了社群媒體,訊息流通的速度比往年快上十倍、百倍,也因此更容易看見那些把社會責任一肩扛下的那些人,當然,更多的昰冷眼旁觀、是不干己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鴨子 的頭像
鴨子

鴨子的德意志奇幻旅程

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